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 描写情感 > > 亲情 > 内容页

情感描写,亲情,友情,爱情

2021-05-02 07:51:38亲情的文章访问手机版540

情感描写,亲情,友情,爱情

1.有个性的主角。

很多有文艺情节,或者说自视比较高的作者,总是会有些心结——“我要写个平凡的主角。”“我要写个没那么多奇遇的主角。”

就我个人观点来看,我觉得这真是大可不必,而这样走的作者,坦白说,我也不见到有几个可以成功。

原因很简单,网络文学不是阳春白雪,它本质上不过是个消遣物而已,不必把它看得过高。既然是消遣,那别人来看书,就是要简单的爽快,不会有人到网络小说书站来找《平凡的世界》的。

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非要给主角加上所谓的波折,也没必要故意去刻画他多平凡。当然了,过于流水帐的升级也是不行的。

那么究竟该怎么弄呢?我个人觉得,很简单,主角一定是有某方面特殊才能,或者是某种特殊资本的,不然凭什么是他,不是别人当主角呢?然后,我们一定要给这个主角一个个性,一个非常强烈的个性,这个个性特征是强烈到可以成为特殊符号的,比如特别粗犷,特别老实,特别有心机,怎样都可以,总之,必须有个强烈个性。

这个个性一确立,那么其实后面就好办了,该奇遇奇遇,该怎样怎样,至于挫折,可以根据这个人物的性格自然而然的安排,切忌为了挫折而挫折,不要有非要让读者猜不到你怎么写的怪癖,写出读者猜出来的情节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通俗文学最重要的,不是出奇不意,而是情理之中。

2、爱情。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但是并不是绝对必要的,很多红文里一堆花瓶,爱情欠奉,一样红。

不过,爱情如果写好了,那也是很赚读者的心的。

爱情是什么?我觉得,说白了,爱情无非是变着法的从一而终罢了。

很多作者认为,主角女人越多越好,其实这只是表象。

出于荷尔蒙的冲动,男性的占有欲固然是一方面。

但是,对于单纯情感的执着,男性其实并不弱于女性。

主角可以有很多女人,但是真正爱的,其实最好是只有一个。

话又说回来,爱情这个元素是个背景式的元素,写爱情的时候,我建议惜墨如金,不要写太多,写多了就烂掉了。

3、暧昧关系。

之所以把暧昧跟爱情分开,是因为这两者还是不同的。

爱情是比较单一,而且描写不该太多,占篇幅也不能太多。

暧昧则不同了,暧昧是可以大写特写,猛占篇幅撑字数,而且读者还买单的做法。

跟爱情不同的是,暧昧是多多益善的。

你想想看,一个人的生活里,要遇到多少种类型的女性啊?老师,护士,医生,律师,银行柜台,酒店大堂经理,交通警察,文员,同事,上司,甚至于的士司机。古代的,有公主,郡主,镖师,侠客之类。

如果这所有的每一个女人,都是美女呢?那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啊?即使是吵一架,即使只是打个照面,你也心旷神怡不是?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放到书里去呢?如果你能让读者感受到这种心旷神怡,你会成功的。

不过,写暧昧有两个问题,我觉得应该注意。

第一,我觉得最好是无限于接近得到,但是最好别得到,因为一旦得到,这个角色的亮色就失去了,基本上后面就不好写了。

第二,每个暧昧角色一定要是不一样的。不管怎么不一样,总是就是要不一样。

4、友情。

我觉得写友情这可能是我们业界最为薄弱的一环。因为现在大家都喜欢写个人英雄主义,主角只有小弟和敌人,没有朋友。我觉得这是很遗憾的,其实一段真正好的友情,也是很能吸引读者的。不过朋友不好写,因为一旦写不好就把主角风采给抢了,喧宾夺主了。

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有三个心得;

第一,朋友的定义是什么?就是跟主角真正平等的人,这种平等不是简单的口头上,而且是社会地位,能力上都接近的人。

第二,朋友之间的关系是可以不断转化的,并不是固定的,不是说非要是朋友,也不是说非要是敌人,他是敌人,对手,朋友之间不断转换者的关系。因为关系一固定,就难写了,要么把他干掉,要么他成为小弟,那也就没法当朋友了。

第三,当朋友的一定要有自己独立的戏,独立的辅线,不能只是围绕着主角。

5、亲情。

亲情戏在我们的业界似乎也不多,一般都是浅尝辄止,不过,这也正常,因为这个东西实在不好写。包括我自己,我也不大会写这个。

原因很简单,亲情是一种天然的,不需要培养的情感。越是自然的情感越是不好写,试问,我们怎么去描述我们到底多么想吃晚饭呢?

不过,对于亲情,我有个大胆的创想。

那就是扭曲着来写,西方古代有个戏剧评论家说过,悲剧的最高境界,就是亲情相残。

如果真要写亲情,并且写出彩来,那最好是写不正常的亲情,简单地说,就是父子相残,兄弟相残。

但是这种相残必须是合理的,符合道德和伦理的,不能是丧心病狂的。而且,我认为最终,子对父,弟对兄,总之,这种下对上的时候,残都只能是个冲动,是个愿望,是牵动着戏往前走的一根绳子,真到了那一刻,是不能下手的。一旦下手,主角的立场就失去了,这会动摇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伦理观念。